应届硕士被建议授予博士学位,“破格”有何不可?

2020-09-09 科学网公众号

这两天,西安交通大学应届硕士毕业生孙光宇因被建议破格授予博士学位,而在网上走红。

  作者 | 温才妃

  这两天,西安交通大学应届硕士毕业生孙光宇因被建议破格授予博士学位,而在网上走红。

  据报道,孙光宇在攻读硕士期间,论文硕果累累——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物理学评论E辑》《应用物理快报》《等离子体源科学与技术》等期刊发表8篇SCI论文,还有4篇EI会议论文;以非第一作者身份发表SCI论文8篇、EI会议2篇。

  这样的成绩,连很多博士生都惊呼“是在下输了”。

  而将其卷入舆论焦点的,不单单是这份亮眼的成绩单,更是上述被破格授予博士学位的建议。

  破格并非无先例

  西安交大新闻网9月2日《身边交大人》栏目《孙光宇:发表16篇SCI,我用了三年》一文中介绍:孙光宇,钱学森学院院友,电气学院应届硕士毕业生,被电气学院建议破格授予博士学位。

  随后,媒体竞相以“3年16篇SCI论文!应届硕士生被建议破格授予博士学位”等标题对此进行了报道。

  9月7日晚,《中国科学报》联系了西安交通大学,但出于尊重学生个人的意愿,校方表示已婉拒媒体的一切采访。

  对外公布的信息显示,破格授予博士学位这一建议来自孙光宇所在的电气学院。但这一建议究竟来自导师、学院,还是学位委员会,经历了哪些程序,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说明。

  有网友指出,获得博士学位除了论文要求,还需要学籍,没有博士学籍直接授予学位并不合适。

  那么,硕士生被破格授予博士学位是否符合教育部相关规定?

  据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陈洪捷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对于在科学或专门技术上有重要的著作、发明、发现或发展者,经有关专家推荐,学位授予单位同意,可以免除考试,直接参加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对于通过论文答辩者,授予博士学位”。

  现实中,被破格授予博士学位的先例并不是没有,只是少之又少。在媒体印象中,上一位被破格授予博士学位的是现任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

  当时他在第二军医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因硕士学位论文突出,被破格授予博士学位。

  该不该为期刊论文破格

  在破“四唯”,特别是在破除SCI至上的当下,一些高校相继出台取消学术论文发表的要求,并强调学位论文的重要性。

  那么,该不该因期刊论文成绩显著而破格授予硕士生博士学位?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告诉《中国科学报》,该不该破格授予博士学位,最主要看的是专业评价、同行评价。

  只要他所在单位的学术委员会,对其成果进行鉴定,认为其达到博士水平,就允许破格授予博士学位。而不论他的论文发表在哪里、期刊的等级如何。

  “就研究生培养而言,硕士生和博士生有着明显的标准区别,博士生要求有世界眼光、在理论上有独到之处。相较于人文学科,理工学科硕士生达到这个标准的可能性更大。”程方平说,因此“破格之门不能轻易关闭。这也是为了鼓励更多学子通过超越常规的学习规划实现充分发展的途径之一”。

  公众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孙光宇被破格授予博士学位,是否会引发“东施效颦”——大量硕士生效仿他,通过多发论文,取得破格资格?

  陈洪捷表示,这是个别案例,效仿的门槛很高。即便有高校明确规定,硕士生如能发表16篇SCI论文,就可直接授予博士学位,但能达到要求的人也是凤毛麟角。

  而西安交大之所以建议破格授予孙光宇本校博士学位,在陈洪捷看来,唯有“爱才心切”四字可以解释。

  程方平表示,在学生成长的道路中,他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是母校授予的,对母校和他个人的意义非同寻常,或在将来的人才引进、学术交流上有更多合作。

  这一行为可以理解为高校的一种策略,其出发点与国外高校给重要人士颁发“名誉博士”有类似之处。

  硕博连读机制活力变弱

  即便如此,遇到了好苗子,高校更经常的一种做法是通过硕转博制度,让学生较快取得博士学位。

  陈洪捷也更建议采取硕转博的制度,发挥选拔优秀硕士生直接读博的功能。

  所谓硕转博,指的是硕博连读制度,区别于直博制度。学生通常以硕士身份入学。在进行两年左右的硕士科研生活后,院校会进行统一的转博考试,通过的学生攻读博士学位,不通过则继续以硕士身份进行科研训练。

  “这一机制广泛存在于国外高校和曾经的国内高校中。由于同行评价充分,这一机制在国外高校有相当的活力,而我国高校的同行评价越来越弱,导致这一机制的活力难以发挥,从而使得这次硕士生被建议破格授予博士学位,被视为稀奇。”程方平说。

  事实上,硕转博是一项入学机制,破格授予博士学位是一项结业机制。“一头一尾”两项机制均在发挥鼓励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作用。

  在专家看来,之所以前者的作用发挥不充分,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近年来,虽然我国高校在逐渐增加硕博连读名额指标,但“在中国人情社会的环境下,很多教授并没有使用好这一指标。很多教授会刻意回避,担心如此之快提拔自己的学生,背后会遭人非议,如是不是走了关系。”程方平告诉《中国科学报》。

  另一方面,硕士生的潜力不太容易从一开始做判断。程方平曾经也遇到过“厚积薄发”的学生,最初不显山露水,但在后期发力,一两个月就发表不错的论文。而这时候,该生可能已经错过了硕转博的时机,只能遵循原来的轨迹,以硕士身份毕业。

  “无论是硕转博,还是破格授予博士学位,就好像羊群里出骆驼,一群人按部就班,当中却总有遥遥领先者。从总的人才培养过程来看都是一种常态,应正确视之。”程方平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