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和美国留学新规夹击下,今年的出国留学市场遭遇了些啥?

2020-07-13 红星新闻

然而,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7月初,一场往常有上千组客户参加的留学教育展上,如今稀稀拉拉仅有几十组客户到场。留学市场刚开始出现回暖迹象,但依旧门庭冷落。

  往年此时,留学市场正进入一年的旺季。

  然而,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7月初,一场往常有上千组客户参加的留学教育展上,如今稀稀拉拉仅有几十组客户到场。留学市场刚开始出现回暖迹象,但依旧门庭冷落。

  “旺季今年就不指望了,活下去最重要。”从业8年的全国国际教育全产业链平台创始人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海外疫情的蔓延,给留学市场及整个产业链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危局。数日前,美国入境与海关执法局(ICE)又颁发了针对留学签证的新规,再次吸引了人们对留学市场的关注。

  疫情下,留学市场究竟遭遇了怎样的冲击?而在海外疫情得到不同程度的控制,新学年即将开始之时,后疫情时代的留学市场又出现了什么新趋势?红星新闻跟多位资深业内人士聊了聊。

  短线留学群体受影响大,新趋势因疫情加速

  疫情之下,个人安全、身心健康和经济因素无疑是影响留学生决策的重要因素。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受疫情冲击最大的是持短线留学计划的群体。

  “如研究生,”李女士说,“约一半的人不得不搁浅计划,暂时观望。”一些已经录取的学生,现在就在纠结签证、机票等问题,报团取暖。也有个别本来要留学的学生,家里受疫情影响不出去了。

  而对低龄的长线规划家庭来说,疫情则没有太大影响。已经进入留学跑道的他们继续按部就班即可,还没到必须面对当前各种不确定做出决定的时候。

  据英国文化教育协会(British Council)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作为英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39%的中国学生处于观望中。

  四川威斯顿环球教育CEO姜红良向红星新闻指出,原本乐观估计中国家长对于小学阶段留学的意向达27%,中学阶段为29%,高中阶段为24%的;现在从行业和国际部招生来看,很多家庭考虑孩子的安全、健康因素暂时放弃了留学考虑;国际部的招生也下降明显,普遍只完成了60%左右的招生计划。

  另一方面,对于留学市场此前就开始的一些变化,疫情也起到了催化的作用。

  考虑到疫情防控、签证、航班、政策稳定性、两国关系等诸多因素,原本最受关注的美国留学市场从长线来看不被看好,而英国、澳洲等留学目的国的热度则逆势上升。

  根据教育机构“新东方”发布的《2020中国留学白皮书》,一季度的线上线下调查显示,今年“英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了中国学生心目中的‘首选留学目的国’。”

  这份报告指出,由于近两年中美关系的实际情况,再加之英国重新开放了PSW签证,其三年制本科、一年制硕士的短学制具有时间上的优势,英国以42%的占比首次超越了美国(37%)。

  姜红良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英国大学招生服务中心(UCAS)7月12日刚刚发布的《2020年英国本科申请数据》显示,申请2020年英国本科的中国学生增长了23%。

  与此同时,美国移民与海关执行局(ICE)近日发出留学签证新规定,要求所有在秋季进行网课教学的美国大学留学生都必须离境,或者转学到面对面授课的大学。

  目前,该新规因引发众怒已进行了部分修改,但已经在美国的国际学生仍然面临可能被驱逐出境的风险,除非其所在学校能提供至少一门线下课程。而缺乏谨慎和连贯的签证政策,难免会进一步影响到留学生的决策。

  咨询量呈断崖式下跌,留学企业有点难

  疫情对留学市场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据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今年2月12日发布的一次调查显示,73.44%的机构学生咨询人数较往年下降,咨询方式转为线上和电话咨询,当面咨询下降到了只剩7%,35.94%的人因疫情影响改变出国计划;65.62%的回应者认为,今年的留学总人数会出现下降。

  “今年1、2月份还有留学生的海外租房咨询,”李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举例道,到了3月,全国排名前5的某机构,北上广深还有一点数据,西南片区的数据就近乎归零了。4月里,一些从业人员就转做其他版块业务去了。

  据李女士透露,某省会城市的某语培机构原本一个季度的正常业绩(留学语言培训)达千万级,月均三四百万,今年2月就跌到了50万左右。在这种史无前例的巨大冲击之下,无人能独善其身。疫情刚暴发时,业内的头部大机构业绩甚至还一度见增。当面咨询呈现断崖式下跌,中小机构难以线下分流,而大机构通过迅速开展线上业务,分去了那部分蛋糕。

  李女士称,业内3月开始出现裁员,有的大公司销售顾问一裁就是十几人。有机构直接倒闭了,一些大机构分部也选择关门。据业内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留学培训机构经营状况调查,超过40%的企业进行了裁员和降薪调整。在参与调研企业中,有15.3%存在欠薪情况。

  危机推动变革,行业洗牌中各显其能

  这样的冲击之下,包括上下游产业链在内的整个行业开始了一场优胜劣汰的大洗牌。中型机构首当其冲,受到的冲击最大。

  “大机构有雄厚的资本,有自己的流量池,有及时的线上业务开拓,”李女士分析道,小型工作室的人员少、成本低、业务灵活,迅速转做其他业务就能相对比较容易地活下来。而中型机构“资金不够多,养的人却不少,所受冲击最大”。在这种行业洗牌中,李女士认为,最终还是“业务能力强的、口碑好、服务好的会活下来”。

  对此,启德教育市场部主管鲁思聪也认同。他指出,中小型公司在疫情下很难存活,因成本问题,中型机构走下坡路速度快很多,而部分小型工作室存活几率还更大一点。越到疫情后期越能看到大公司的优势,因其“实力更强,品牌信任度更高,客户量也因此会增加” 。

  危机推动了求新求变。

  据李女士透露,受疫情影响后,许多机构迅速调整了业务结构,转向高考志愿填报、考研、留学后就业咨询、转学,乃至代卖在线科研课等业务。今年2月,留学语言培训业绩大跌,有头部语培机构迅速反应,增加了考研英语。一些机构迅速推出了9.9元、19.9元的在线轻课程,“先养着”再说。

  同时,在线教育的估值上涨,线上业务的发展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鲁思聪称,今年上半年“每个月情况都不一样”,一开始“挺紧张的”,但也慢慢适应。他指出,公司做了很多手准备,今年总体是转向线上业务,“线上的投入和产出都加大了”。为此,总部给出了线上业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资金支持,接下来线上的三方平台合作、线上活动的投入都会相应增加。而市场专员的思维也转为了线上线下结合。

  留学市场迅速萎缩,产业链的上下游行业都受到了巨大影响。

  尽管今年美高、英高留学生因疫情转学回来,补充了一部分生源。但就连一些原本名额紧俏的一线城市名校都遭遇了招生难。如深圳的几所知名国际学校今年都放低了要求。而一直就缺生源的准一线及以下城市国际学校今年也面临市场萎缩。有的学校推迟开校时间,有的加速实行了高考班和留学班双轨制。

  国际学校资深观察者大欧老师向红星新闻记者指出,今年“家长咨询少了,活动不积极了,确定下来要缴费的也在犹豫了,行业的拐点真的来了。”他分析道,疫情、经济、舆论等造成了今年的“难”,国际学校为了完成今年的招生任务想了很多方法:降分录取、免考试、提前收费、承诺奖学金、高额推荐费……

  近期初见回暖,仍然“一地鸡毛”

  随着英国、澳洲等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第一波疫情得到控制,留学市场初见回暖,但总的来说,业内现在仍是“一地鸡毛”。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留学咨询业务在4、5月份几乎无人问津,现在才开始有人问了。鲁思聪也观察到了近期的线下回暖。“上门咨询的客户越来越多了,小型沙龙活动也有了自然流量。”从他所在的市场前端来看,一季度是最困难的,二季度一个月比一个月好,现在的业务“按照线下到访量统计,还没到疫情前的一半,但还要结合线上咨询。”

  “行业平均营收应该是下降了50%左右,主要是研究生群体和中小学群体受影响最大。” 姜红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7月基本恢复到了去年70%左右。”

  据李女士估计,行业需要2-3年才能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有着17年国际教育行业从业经验的姜红良指出,如果纯粹从疫情角度考虑,一般1年的周期就可以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现在的问题是“疫情+政治”。如美国今年11月大选后,对中国的留学生态度究竟如何,可能会影响到去美国留学的人数。他初步预计,2020-2021年受到疫情的直接影响比较严重。

  调查:四成学生改变留学目的国

  疫情下,全球留学生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据英国文化教育协会上述调查,已经申请留学的群体中,29%的印度学生和35%的巴基斯坦学生可能取消或已取消留学计划,而还不确定如何决定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学生分别为12%和15%。

  而英国国际教育新闻PIE消息称,一份对80多个国家的在国际学校就读的750名大学申请者的调查显示,疫情改变了32%的学生求学计划,其中41%改变了留学目的国。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于7月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选择留学目的地的)基本规律是按照留学价值排序的,如果作为第一梯队的美国遇阻,留学生将可能去往作为第二梯队英国、德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此外,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亚洲国家作为第三梯队也是今年热门之选。”

  据美国CNBC新闻报道,美国高校理事会早在今年4月就估计,受新冠疫情及全球旅行限制等影响,下学年美国的国际学生将下降25%,从而造成2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这同李女士及鲁思聪的观察是基本一致的。还有业内人士指出,美高留学的基本面“算是崩盘”了,三五年都很难缓和。全国前3的某美高校代机构的一些城市分部直接就撤了,甚至有倒闭风险。

  展望:危与机共存,新趋势已现

  对于疫情是否会根本性地改变留学的风向,存在不同看法。有专家认为,疫情确实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没有根本性的影响。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东西方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威久留学创办人、总裁王伟认为,“疫情过后对于出国留学没有根本性的影响,因为根本需求没有变”。

  姜红良也认为,总体留学生数量应该还是会持续上升,因为“国内的优质教育供需不平衡,我们一直预测,中国留学生数量到100万/年没有问题。”不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在《留学山顶已到,将出现明显拐点》一文中指出,“西方在这次疫情防控中制度的一些短板也展示了出来。面对疫情的冲击,很多家长因此对西方国家产生了深深的安全忧患,焦虑,放弃出国留学成为很多人认真思考的问题。大量小留学生家长经此一役,已经放弃了出国的想法。”

  此外,李女士还向红星新闻记者指出,留学生的就业也是一些学生和家长必须直面的问题,此前甚至有家长报怨“留学花了几百万,学费钱都赚不回来”。社会对于留学的认可度没有以前高,这个情况早已浮现,但今年的就业形势下可能更加凸显。

  而对于留学性价比的问题,姜红良提供建议说,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公立院校性价比一直很高,“可以考虑加拿大、新加坡、韩国、日本、中国香港等地,以及一些欧洲国家”,他认为“留学生家庭还是要向世界看齐,做一个有国际竞争力的优秀人才。”

  回归到留学市场的服务对象——留学生和留学家庭身上,李女士认为“安全是第一位的”,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疫情给了大家一个机会静下心来,储备能力,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以便更好地迎接未来的各种挑战。”

  另一方面,在今年的特殊形势下,李女士认为,中外合作办学“会火”。她指出,目前一部分学生暂时出不去了,而中外合作办学是他们的一个选择,至少也是一个过渡。不过,她也提醒道,中外合作办学鱼龙混杂,需谨慎选择。

  而据《福布斯》杂志报道,代表50个国家500多所大学的英联邦大学协会(ACU)首席执行官兼秘书长乔安娜·纽曼指出,疫情提供了一个重新考虑跨境的国际教育合作的机会,这意味着国际教育将更加兼容并包,并终将带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教育机构之间更多的合作,更多地分享内容和资源。”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