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停招聘、MIT校长减薪,全球学术就业进入“黑暗时期”

2020-04-17 “科研圈”微信公众号

近日,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高校的领导层纷纷发表公开信,表示学校主要收入来源受到巨大影响,将重置预算并取消本年度招聘计划。这可能对全球学术就业环境产生巨大打击。

  在疫情影响下,美国、澳大利亚等地的多所高校开始出现财政危机。近日,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高校的领导层纷纷发表公开信,表示学校主要收入来源受到巨大影响,将重置预算并取消本年度招聘计划。这可能对全球学术就业环境产生巨大打击。

  哈佛大学:冻结工资、取消招聘

  当地时间 4 月 13 日,哈佛大学校长拉里·巴考(Larry Bacow)、教务长阿兰·M·加伯(Alan M. Garber)和执行副校长凯蒂·拉普(Katie Lapp)发布公开信《COVID-19 的经济冲击》(Economic Impact of COVID-19)。公开信中写道,近期哈佛大学的主要收入来源(包括学费、捐赠、行政及继续教育费用、慈善捐赠、研究经费)都受到了影响,帮助学生迁出校园和补偿被辞退的员工也花费了预算外的支出,并且接下来申请经济援助的学生可能会增加。考虑这些因素,校方将采取 4 点措施:立即冻结全校所有责任制员工的薪资,停止招聘;自由支配的费用将被取消或延期;教务长和执行副校长将与系主任和其他副校长商讨,确保采取合适的措施,评估薪资和招聘冻结以及可自由支配开支限制方面的例外情况;重新评估所有的基本工程项目(capital project),以决定哪些应该延期。注:责任制员工(exempt employees)指不以工作时间计算收入的员工,这类工作不能获得加班费,也不享受最低工资。

  哈佛校方三位高层还在公开信中表示,自愿将自己的薪水削减 25%,以应对未来可能持续多月的经济问题。尽管哈佛大学一直能收到来自社会各界和校友的慷慨捐赠,但基于赠款严格的使用规则,这些资金不能被挪用为学校运营管理经费。

  MIT:面临比 2008 年更严重的财务危机

  麻省理工学院(MIT)也面临同样困境。当地时间 4 月 13 日,校长拉斐尔·莱夫(L. Rafael Reif)发表公开信,表示 MIT 目前正在面临一场比 2008 年金融危机时更加严重的财务危机,新冠疫情造成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将使整个学校的运营发生巨大变化。莱夫表示,MIT 必须为疫情大流行导致的主要收入来源减少做好准备,包括研究补助金、基金会资金、慈善支持和捐赠款减少。3 月 20 日校方就对招聘进行了严格控制,并要求所有部门放弃不必要的支出。目前,MIT 开始采取多项新措施以控制维持学校正常运转,包括:停止招募非必要员工;重新制定 2021 财年预算;新学期起停止教职工的绩效奖励年涨(该部分奖金将从 7 月起保持不变);校长和教务长自请减薪 20%,此部分款项将用于 MIT 教职工紧急困难基金,在员工遇到突发财务困境时帮助他们度过难关;其他领导层也将拿出部分薪水支援学生、研究团队和校园内需要帮助的其他人。

  莱夫还表示,目前校方还不清楚教职工和学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返回校园,而且也不明确今年秋季学期是否要通过在线教学的方式开学。他表示校方需要尽快做出决定,但也不能为时过早、避免对形势判断不足——理想情况是在初夏之前。不过,根据公开信内容,MIT 似乎还不会大规模裁员,但在未来一年中不少教职工的角色和工作内容可能会出现巨大改变。

  康奈尔大学:停止涨薪和招聘

  康奈尔大学教务长迈克尔·科特利考夫(Michael Kotlikoff)和执行副校长、首席财务官乔安妮·德斯蒂凡诺(Joanne DeStefano)在 3 月 30 日发布公开信,宣布暂停全校教职工和临时工的招聘工作,学术聘任将经过系主任的仔细评估。并且在 7 月 1 日开始的 2021 财年中,校方将不再提供劳资协议之外的涨薪。聘请外部顾问等方面的自由支出立即取消。

  澳大利亚高校未来半年预计裁员 21000 人

  高等教育是澳大利亚排名第三的“出口产业”,在部分大学中国际学生的学费占到了收入来源的 40%,疫情导致的国际学生数量骤减将对这些大学的收入造成严重冲击。澳大利亚教育部长 Dan Tehan 已经宣布今年将对高校补贴 180 亿澳元,并为民办职业教育和培训等提供 1 亿澳元的监管费用减免。但是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主席狄波拉·泰瑞(Deborah Terry)认为,尽管这些措施有所帮助,澳大利亚高校未来半年仍将减少 21000 个工作岗位。她说:

  “大学已经在通过多种方式全面削减开支,包括大幅减少运营支出、推迟基本建设和削减高级员工薪资。但是这完全无法覆盖损失,我们保守估计(疫情导致的)损失在 30 亿到 46 亿澳元之间。“

  据《卫报》报道,悉尼大学已经告知教职员工,学校今年预计减少 4.7 亿澳元收入。澳洲国立大学估计收入会减少 40%。新南威尔士大学预计收入会减少 5 亿到 7 亿澳元,并将预算下调了 6 亿澳元。

  全球学术就业或将走向更黑暗的时期

  其实在上个月就已经有不少美国高校因为疫情压力取消了招聘。根据 The Scientist 的报道,3 月 23 日常青藤联盟之一的布朗大学宣布,因为疫情导致的支出上涨和收入下降,停止本年度和下一个新财年内的所有招聘。根据美国一家从事学术招聘服务网站的非官方统计,截至 3 月 26 日就已经有 58 所美国大学以各种形式发布了招聘冻结的通知,并且评论区里有人表示实际上停止招聘新教职员工的大学数量还要更多。

  对于本就处于“僧多粥少”的高等教育就业市场来说,这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和更巨大的就业压力。根据此前一项调查,过去 20 年间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几乎翻倍,然而学界能够提供的职位数量却一直没有显著增长——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松地留在这个世界里。此次疫情导致的大学招聘紧缩和教职工裁撤,无疑会给寻找教职或者博士后职位的年轻学者带来更多困难与挑战。

  尽管美国国会已经采取行动,在 3 月 25 日通过了一项价值 2 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包括至少 12.5 亿美元用于支持联邦研究机构对新冠病毒展开研究,还有 142.5 亿美元用于帮助各个大学在被迫关闭期间维持校园和研究单位正常运转。但这些资助计划是否能够对美国乃至全球学术就业市场起到直接作用目前还不清楚。

  有意见认为,如果当前的状况持续下去,一份教职可能会面临 2-3 届申请人的同时竞争。一些大学也会因为经济问题丢失大量优秀人才。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