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时评:让代课老师体面地告别讲台有多难

2013-09-13 工人日报

清退情难偿 李法明 画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3年3月,云南省出台实施细则,对中小学代课教师的补偿终于进入实质性阶段。云南10余万代课教师将获得人生最重要的一笔补助,同时被要求自行举证证明代课经历。但他们普遍缺乏物证;证人也大多年老或死亡。在艰难的自证前,58岁的代课教师程兴贵叫喊着“我有证人,我有证据”,从近50米高的瀑布跳下。
  无论是已经82岁老人的口头证明,还是程老师费尽心思找到的盖了公章的发黄教案,都在“提供书面教龄证明”的铁定要求面前,在有关审核人员轻慢的语气中,成为“一张废纸”。最终,这位代课老师选择自戕。而在其死亡之后,他25.5年的教龄却被认定,这是用自己的生命开出的证明,何其残酷,何其悲怆?
  程兴贵的背后,是一个正在退出历史舞台的群体——代课老师。代课老师这个群体出现在我国基础教育薄弱的时期,他们的身影活跃在教育最薄弱的老少边穷地区,曾经构成了中国农村、尤其是偏远贫困地区基础教育的基石。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向下扎根,我国的基础教育才能长成参天大树。他们不可追溯的青春和汗水都奉献给了农村的孩子,应该受到社会各界的尊重。
  然而,代课老师这个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份,却慢慢在岁月的磨蚀中变得光彩暗淡。在韶华已逝的年岁,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必须要作别这个讲台。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代课老师无法享受与正式在编教师同样的工资待遇、社会保险、职称评定、劳动强度、福利等,与这个尴尬身份相伴的,是沉寂、贫苦,政府、社会已经亏欠了他们太多。2011年教育部等四部委联合下发通知,要求重视代课教师在历史上的贡献,对解决代课教师待遇问题提出明确的要求。对卓著贡献的这个群体,地方政府做出政策性补偿和温情关怀,让他们与被边缘化的命运做一个体面有尊严的告别,应是题中应有之义。
  从制度层面看,广东在代课教师的补偿方面的做法,堪为表率。对大部分代课老师做出“代转公”的努力,此外还拿出20亿元,采取分批考试、免费培训、招聘和转岗结合等方式解决剩余代课教师问题。
  然而,在落实政策的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的做法却没有体现应有的责任感和公平心,给这些代课老师带来一次新的亏欠。不少代课老师只是拿着一笔微薄的辞退补偿,身影渐行渐远。如甘肃渭源县曾在清退代课教师时,对教龄15年以上的补偿金只有800元,10~15年600元,5~10年500元,5年以内300元。如今,云南的十余万代课教师都将面临自行举证证明代课经历的难题,绝望的程兴贵用生命为自己开出25.5年教龄的证明。人们不由追问,地方政府的相关政策为何那么冰冷无情,具体经办人员又何以那么僵化教条和缺乏同情心?理想的政策能否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考验着现实执行力。
  为代课老师的出路构建更多的绿色通道,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使为代课老师寻不到别的出路,起码给他们足够的补偿,给他们应有的尊重,让他们体面、有尊严地离开讲台。对于做法比较好的地方,其他地方政府能否见贤思齐?但愿程兴贵的悲剧不再重演。(于忠宁)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