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型调查揭示科学家工作生活压力

2020-01-17 中国科学报

一项针对4000多名科学家的调查描绘了一幅关于他们工作文化的糟糕图景,表明高度竞争和充满敌意的环境正在损害研究的质量。

  一项针对4000多名科学家的调查描绘了一幅关于他们工作文化的糟糕图景,表明高度竞争和充满敌意的环境正在损害研究的质量。

  约80%的调查参与者(大多是英国研究人员)认为竞争塑造了苛刻或激进的工作条件,一半的人描述了与抑郁或焦虑的斗争。近2/3的受访者表示目睹过欺凌或骚扰,43%的人则表示曾亲身经历过。

  “这些结果构成了令人震惊的科研境况侧写,而我们必须要改变。”这项调查的主要研究资助机构惠康基金会的负责人Jeremy Farrar说。该机构位于英国伦敦,与市场研究机构Shift Learning共同进行了这项调查。

  “糟糕的研究文化最终会导致糟糕的研究。”Farrar表示,支持全球约1.5万名科研人员的惠康基金会,致力于解决调查中突出的问题,并呼吁整个研究系统参与进来。“从资助者到研究带头人,再到大学和机构负责人,所有人都必须认识到从事研究工作的压力,并采取行动。”

  惠康基金会于1月15日公布了这项调查结果,并将其作为改善科学工作环境举措的一部分。调查称,追求卓越的驱动力创造了一种令人不安的文化。“很明显,我们目前的研究实践是不可持续的。”领衔惠康基金会研究文化调查计划的Beth Thompson说,“从与科学家的讨论中,从备受瞩目的欺凌案件、行为不端报告中,我们觉察到不妥之处。”

  这一结果来自一项针对所有研究人员的开放在线调查,共有不同职业阶段和学科的4300人回答了问题。受访者来自87个国家,3/4在英国。与36名英国研究人员的研讨和对94名研究人员的深入访谈也证实了这一发现。

  大多数研究人员说,他们对所在研究机构感到自豪,并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热情,但也谈到了所处环境对个人造成的巨大损失。许多人承认压力和工作时长“越境”,其中2/3的人称自己每周工作超过40小时。而且研究人员说情况正在恶化,工作稳定和自主、灵活、创造性的工作已无法抵消负面影响。只有不到30%的受访者认为研究职业有保障。

  很多研究人员指责资助者及研究机构强调绩效指标和衡量标准,比如发表的论文数量和期刊的影响因子。他们说,强调这些指标的重要性,鼓动研究人员利用这个系统,实际上加大了压力,降低了士气。一些人表示,良好的管理可以使科学家免受这种扭曲的压力,但这种管理很少得到应用。

  1/4的受访者认为,在缺乏支持性的工作环境中,研究质量受到影响。同样比例的人感受到了上级的压力,他们通常要求研究人员拿出一个特别的结果。

  其他关于工作条件的调查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在《自然》2019年针对数千名博士生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半数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工作文化要求长时间甚至通宵工作。另一项针对德国马普学会9000名员工的调查显示,约18%的受访者曾遭受过欺凌。

  “全球范围内总体格局是一致的。”马普学会副主席、化学家Ferdinand Schüth说。下个月,该学会将在慕尼黑的中央总部成立一个部门,旨在改善研究文化,例如为科学家提供领导能力和指导方面的培训。Schüth说,“我们需要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以吸引最好的科学家。”

  未来几个月,惠康基金会将在英国大学举行一系列会议讨论调查中提出的问题。今年3月即将举行一次首脑会议,制订一项行动计划。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