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在线专访黑龙江大学校长何颖

2016-11-03 学术桥

大家好,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在中国非常独特的一个学校,黑龙江大学的校长何颖教授。我们首先欢迎何教授。

  (访谈实录)

  何颖:另外就刚才您提到了这个关于“千校一面”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我们作为一个校长来讲,长期考虑的一个问题。刚才跟您谈到的就是说,要改变“千校一面”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你这个学校,一定要把历史和现实有机的结合起来,去打造你自己的特色。另外一个我觉得除了凸显我们这个特色之外,我觉得在人才培养上,我们也应该破除这种“千校一面”,在这个方面我们已经做了将近十年,我们有点探索。

  陈志文:我明白你说的“千校一面”是一个,比如说学科布局,“千校一面”,这个不对的,我们要突出特色。

  何颖:对。

  陈志文:那你在强调说我的人才培养也有自己的特色。

  何颖:对。

  陈志文:是什么?

  何颖:对,对,对。我们非常注重什么呢?就是对于能力的培养,所以我给我们的这个学校的本科教学,总结了我们叫四个融合。第一个融合就叫做分类教育与能力培养相融合,因为黑龙江大学太综合了,教育部它是12个门类,文史、哲、经、法、理、工、医、管、艺。我们只有一个门类没有,医学,剩下的都有。包括军事学院和沈阳军区,我们都有军事学院,就太全。你这么全,你要如果不分类的话,你的培养目标都确定不了,所以我们把它分为基础类、应用类,在基础类、应用类里边再分类,分成八个小类,我们的培养目标是根据八个小类来确定的。所以这叫分类教育。另外我们非常注重能力的这种培养,因为我们现在感受到就是说,现在的大学“千校一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注重学生的创新能力和问题意识。解决问题和分析问题的这种能力的培养,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我们真的是很注意的,那么我们把它制度化。

  我们在我们人才培养方案上,基础类的这个专业,一定要有15%的。基础类是15%的实践课程,实践实训课程,应用类要达到30—35%,而且落实到课表上,这个可不是说是纸面上的,你想2600学时的总量。要是30—35%的这个量是很大的,800多学时,时间。我们现在全校的实践教学的经费已经达到800多万了,800多万,所以我们非常注重能力的培养。这是一个,一个融合。第二个融合就是专业教育和个性化培养相融合,因为现在的孩子他都有他的特点,这里面就是说你一定要专业和他自身的特点以及他未来职业生涯的管理有机的结合起来。

  陈志文:你这个怎么解释呢?

  何颖:我具体给你举例子,你比如说。

  陈志文:因为你刚才讲,第一个是学校可以决定的,那是你要设计的。第二就是个人了,他的喜好了。

  何颖:您看我们怎么解决的这个问题。我们所有的专业在三年级以后,都必须要有模块和课程群,必须要结合你的专业有模块课程群,我们的俄语最好,我给你举一个我们的俄语学院,俄语学院到三年级以后,它有三个方向,三个模块。第一个模块是俄罗斯语言文学,你要想学这个你接着学,第二个模块是就是英俄双八,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的孩子学俄语的人很少在高中,他都是学英语的,他来了以后俄语是零起点,但是他的英语已经学了十几年了,扔了实在可惜了。所以那按照你的自愿,你要接着学,我还给你派最好的英语老师讲,到最后的时候你俄语和英语是专业双八,第三个方向是俄语的翻译。笔译和口译,应用了,就是你学俄语学到最后,你学翻译。那我还有一个模块是翻译,专门给你上翻译课,你出去以后你就可以做翻译。

  陈志文:你模块化解决他的需求。

  何颖:这样的话就是把他的专业学习和他的职业生涯的管理,和他个性,他的选择有机的结合起来了,你比如说我们计算机它有九个群,但是非常先进的。然后每个孩子必须选三个群,它有学分限制,你必须选三个。我们所有的专业都是这样设计的,你比如说我所在的行政管理专业,它有四个模块,第一个模块公务员模块,你要是想考公务员,那你就选这个模块,凡是考公务员的东西全涉及。

  陈志文:对。

  何颖:所以我们这个专业考公务员的人特别多,因为他选了这个模块,你说我不想考公务员,我想继续学习。那理论提高模块,就管理理论提高为培养硕士做准备。还有一个你说这两个都不选,有理论经营模块,就是扩展你的管理知识面,你将来你出去到一些企业,做一些人力资源管理的,或者是办公室都可以。还有一个第四个模块叫实践模块,您不论选哪三个模块,第四个模块也是必选的。你必须去实践你的公文写作,你的什么这个实践能力你必须有。

  陈志文:你谈到这儿,我比较感慨,我突然想咱们过去,一般传统的评价分类学校,叫研究型大学、应用型大学。其实应用型大学,从说法从英国来的。

  何颖:对。

  陈志文:那么这个美国叫研究型大学。

  何颖:对。

  陈志文:那么这个,所以讲到这儿,我就觉得中国人总是有很多聪明才智,像你讲的黑大这样的做法,我不好把它归结成叫研究型大学,还是应用型大学,或者叫什么,非常明显是混合在一起的。

  何颖:混在一起的。

  陈志文:你一定有研究型的刚才讲的一些提升的,还有是应用型大学偏技能型的。

  何颖:对。

  陈志文:那有些显然就是更全的教学本身,所以也很有意思。我觉得一定会有综合模式的。

  何颖:其实您刚才说的,就是我们刚才讲的第一个的时候,就是我们分类管理了以后,我们的培养目标就确定了,我们给它定的叫“三型一特”,“三型”,拔尖型,基础类,我们有实验班就是文、史、哲、数、理、化,这叫精英型,第二是复合型,复合型是专业加方向,就是我刚才给你讲了,就是专业教育和个性化培养相结合基本都是专业加方向,像我们的新闻专业,我们所有的专业都是新闻加方向,刚才讲的俄语也是,俄语加三个方向了,就加方向。我们还有一个应用型,应用型就是工科。就是订单式,刚才其实也给您介绍了,就是我们跟中石油。

  陈志文:轨道。

  何颖:石化、轨道那个,就是这个。

  另外我们还有一个这叫三型,一特呢?就是对俄的特殊人才培养,就是我们的中俄学院和我们整体上的一个对俄的人培养了,那我刚才介绍的是,第二个融合。就是专业教育和个性化相融合。第三个融合是我们的一个特色,叫做专业教育和创业教育相融合。这个在全国我们是典型,我还在教育部介绍过,我们的理念是什么呢?就是说创业教育一定要融合专业教育。

  陈志文:不是某一门课。

  何颖:我们有八个学分,必修学分你必须完成。而且我们有这个创业的课程体系,还有实践体系,还有保障体系这个特别复杂了。

  陈志文:对。

  何颖:但是我们这个是张大良司长给我们总结了叫三全,第一是融合教学四年的人才培养的全过程,第二个是全员参加,全员。全体学生参加。第三是全体教师参加,所以我们的这些经验已经被国务院35号文,就是创新、创业,双创的那个文件吸收进去了,35号文,在我们学校调研过。

  陈志文:我十几年前做创业辅导,所以我对现在全国一窝蜂的很有看法,很有看法就是包含就是这个标签化,创业课。那是一个基本的意识,它是落实在每一块领域,就跟所谓素质教育不是,唱歌、跳舞叫素质教育,它是一个理念,你要渗透在里面,整个过程。

  何颖:对,所以你看,她是一个培养的人是三个同心圆,第一个大圆就是全体学生,培养他什么呀?创业意识和创业的思维。

  陈志文:对。

  何颖:然后你要有点创业意向,我们进入二年级的时候,就配叫做学业导师和创业导师了,是做项目。全校每年将近1000万投入,做项目,你做项目。然后你做项目,你说我想创业了,那我有创业园,我们现在有三个创业园,我们陆昊省长对我们的创业园也给予高度的评价。我让你实战。但是现在我们有两个特点,实战有一个你自己。你自己创,我给你一个地方,有几千平米,你做一个小公司,我们这个很多学生在创,另外我们现在发现大学生创业,自主创业很困难。他的资金,他的能力,他选择项目,现在我们又搞了一个叫做复合型创业。我们已经把苹果公司,那个深圳的大疆无人机。

  陈志文:对。

  何颖:还有就是一些有名的那些企业,引到我们学校,我给你一块地方,叫做这个创业园区。

  陈志文:对。

  何颖:然后条件是你必须带我的学生,给我定期培训。

  陈志文:对。

  何颖:然后我的学生再能为你服务,实习,你看好了,毕业你留下,你看不好的,他去择业,但他也有这个过程,他也受过这个锻炼了。

  陈志文:还是一个熏陶。

  何颖:对。所以我们这个创业教育就叫做专业教育和创业教育相融合。最后一个四融合其实我觉得也挺有特色的,叫做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相融合,因为黑龙江大学它是个综合性院校。

  陈志文:对。

  何颖:我们有81个本科专业,我们7000余门的课程资源。这个是其他的院校它比不了的,那我们为什么不发挥我们的优势呢?文选理、理选文。因为现在的高中它都是应试教育,很早就选了文科、理科。所以我们就要求了,我们拿出了15%,这个比例很不容易。作为通识平台的选修课,我们建立了九个大类,比如说哲学与智慧、国学与传统文化、科学精神与现代技术创新、创业理论等,一共有九个这样的大类。一共能有600多门课,全校的学生有规定。你比如说你是理科的学生,你必须选文科的通识平台上的这类的多少课。你是文科的学生你比较选理科的多少多少课,主要是要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

  陈志文:这个我发现何校长是这个叫什么?不是叫娓娓道来,她对学校如数家珍。那个我问一下您一个问题,您是做校长多少年了?

  何颖:我做正校长,其实才两年半。

  陈志文:以前做副校长?

  何颖:我是做副校长。

  陈志文:我问一个,就您从教授到校长这个角色转换,您觉得给你带来最大的挑战或冲击是什么?

  何颖:我感觉到做教授是管好自己和管好自己的教研室和团队。到学校就不一样了。

  陈志文:你当了这个老大,校长之后,你就是感受差距或者冲击最大的是什么?不一样的是什么?

  何颖:最最最重要的就是说,你必须要拍板决策,你是舵手,你不是划桨的,你是领航的。就是你要给学校选方向,你一定要选准。

  陈志文:责任。

  何颖:这个责任我觉得特别大,再一个对我来讲,因为我是黑龙江大学土生土长的,我七八级的。毕业以后留校在黑龙江大学,今年是39年。所以我真的挺热爱这个学校的,而且我一辈子就一个工作。从知青到黑大,所以我内心里还有一个,我做副校长到校长一共是九年了,我2008年公选上来的。所以我就觉得我为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服务也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一点。

  陈志文:真是这样的,就是发自内心的,黑大就是你的家,黑大就是你的,你就是黑大的。

  何颖:真是这样的。

  陈志文:这个东西不是。

  何颖:这个情感很难代替。

  陈志文:这个情感快四十年了,在某种程度上它超越了很多很多东西。

  何颖:对,所以我对黑大的情况特别熟悉,你比如说校园哪块那个坑坑洼洼了,因为我家还在校园住,我每天早晨散步,那么出现什么问题了,电话立即就打过去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