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从豪院士:保重身体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断把科研推向前进

2020-10-14 科技日报

上午八点半,山东大学中心校区知新楼上,“邓从豪院士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庄严而隆重。一部纪念邓从豪院士诞辰100周年的视频片携带诸多往昔镜头,走入了与会者的内心。

  寒露过后的第二天,济南的天气有些阴沉,契合着人们的某些情绪。

  上午八点半,山东大学中心校区知新楼上,“邓从豪院士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庄严而隆重。一部纪念邓从豪院士诞辰100周年的视频片携带诸多往昔镜头,走入了与会者的内心。

  那一刻,邓老师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涌上人们的心头。

  犹记得,邓院士反复告诫人们,为了解决基本科学问题,就一定要啃“硬骨头”。逃避“硬骨头”,专找容易的题目去做,就不可能做出有重要价值的原创性工作。精确求解了简单量子体系,提出了修正的Hartree-Fock方程,乃至拿下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都是其啃“硬骨头”的成果。

  犹记得,邓院士善学、乐学,甚至大年初一都把自己反锁在家里做研究。他常常“泡”化学院图书馆,躲在偏僻角落里忘我读书,以至于废寝忘食,忽略了时间,听不到下班铃,多次被锁在图书馆里。

  犹记得,炎炎夏日里,邓院士为学生们上课时的情景:他记忆力超群,几乎不看教案;一黑板一黑板地推导公式,声音洪亮;几节课下来,已经汗流浃背;即使为一个学生上课,仍然声音洪亮,一丝不苟。

  邓从豪是我国著名的科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山东大学校长。人们评价他治学严谨,开拓创新,始终走在理论化学研究的前沿,在量子化学基础理论和分子反应动力学基础理论研究领域取得突出成就。他师德高尚,桃李遍天下,培养的学生大多数成为教育、科技等战线的中坚力量……

  人生百年,不过俯仰之间。我们该向邓从豪院士学习什么?

  在科学研究方面,我们要学习邓从豪院士坚持原创的科学态度,敢啃硬骨头的科学精神。

  邓从豪一再强调,科学研究的根本任务是解决基本科学问题,对于从事理论化学研究的人来说,就是要用独特的视觉来发现和认识化学变化的基本规律。为了求解量子多体体系的薛定谔,多年努力之后,邓从豪发展了超球坐标理论方法,精确求解了简单量子体系,为求解复杂量子体系奠定了基础,所发表的一系列研究论文被唐敖庆等世界著名科学家称为“传世之作”。Hartree-Fock方程是量子化学的基本方程之一,但是该方程存在重大缺陷,不能很好地描述电子相关作用。为了克服缺陷,他潜心研究,提出了修正的Hartree-Fock方程,为研究复杂化学体系提供了途径……

  邓从豪院士有着很高的学术地位,但他从不固步自封,而是一直走在科研前沿。

  邓院士爱读书,但历来反对读死书。他常说:“学问”包括“学”和“问”,不仅要学,而且要问。所谓问,不仅要问别人,更要问自己,要善于提出问题。在研究化学反应机理时,Wood-Ward-Hoffman规则被看作是一条金科玉律,但在运用这条规则研究具体化学反应时常常会出现矛盾。问题出现在哪里?邓从豪归纳了大量研究结果,反复探究了这条规则的理论基础,提出在过渡态前后对电子分步计数的方法,丰富和发展了Wood-Ward-Hoffman规则。

  他常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仍在研读一本“李代数”专著,可惜这本书还没有合上,德高望重的邓老师却永远闭上了眼睛。

  邓从豪一生淡泊名利,潜心科学研究和培养学生,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1997年,邓院士的病情越来越重,却仍然醉心于创造。面对别人多休息的规劝,他笑着说:“人生的乐趣在于创造,在于发现,保重身体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断地把科学研究推向前进。”人们说,如果说邓老师也有养生之道的话,深度科研就是他的养生之道。

  邓从豪对学生要求严格,他一再告诫人们,为了做好科学研究必须具备坚实、宽广的理论基础。读大学期间,邓从豪曾经四年不回家,不仅修完了化学系的全部课程,而且学习了数学系和物理系的绝大多数课程。而对于学生们,他也有同样的要求。

  为什么要隆重纪念邓从豪院士诞辰100周年?邓从豪院士的学生、刘成卜教授的这句话具有代表性:“我们一方面要抬头仰望邓老师的光辉业绩,另一方面要低头沉思如何继承和发扬邓老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我们不仅要传承学问,而且要传承学风,传承精神。”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